首页 W生活谷 A心生活 X地生活 N生活帮
主页 > W生活谷 >【百工选书】日本出租大叔日记:活着的人生,都是借来的 >

【百工选书】日本出租大叔日记:活着的人生,都是借来的

女人迷新企划「迷人书展」,六月毕业季主题,今天带你深入大叔的工作现场,原来生活里的理所当然,都是得来不易的幸福。

【百工选书】日本出租大叔日记:活着的人生,都是借来的

从我开始担任出租大叔以来,这次的委託,在我内心留下最深刻的印象。同时,也是让我继续扮演「出租大叔」的原动力。

这封委託邮件的寄信人,是一名 20 岁后段的女性。收到信时,我想着:「看来应该是个快乐的出租委託。」心里不由得雀跃了起来(开玩笑的啦)。这个时期,我已经很习惯出租大叔的工作,因此我一如往常敲定细节,抱持着期待的心情,猜想委託人的模样。到了约定的日子,我依约前往咖啡厅。(推荐阅读:日本新兴职业:寂寞的人啊,来个出租大叔)

到了约好的那家店,我看到门口露天座位区坐着一名女性。(会是这个人吗?)

店里也没有其他女性顾客,因此我便直接朝向那个座位走去。那名女性脸上化着淡妆,留着一头长髮,身材苗条修长。

「不好意思,请问妳是出租大叔的委託人 U 小姐吗?」
「啊!是的,我就是。」
「妳好,我是大叔!」

【百工选书】日本出租大叔日记:活着的人生,都是借来的
图片|来源

我带着点开玩笑的口气自我介绍后,U 小姐一边用力地咳嗽,同时笑了起来。我以为她大概是感冒了,此时,我并未特别留意她的身体状况。在位子上坐定,互相寒暄之后,我发现U小姐似乎不是直接和我联络的委託人,而是委託人的姊姊。

「妹妹可能会晚点到,我们先点一些东西吧。」姊姊说话的口吻与开朗的外表完全相反,听起来似乎相当虚弱。「好久没吃甜食了,今天就吃一些吧。」刚才从远处没看仔细,但此时我从U小姐握住菜单的双手发现,她整个人身形异常消瘦。就算她刚才说「好久没吃甜食」,应该也不是为了减肥。

虽然还是搞不清楚具体状况,但此时我总算察觉,这次的出租委託,或许并非想像中那幺快乐。

为什幺是姊姊

正好在这个时候,真正的委託人,也就是妹妹终于出现。

「西本先生、姊姊,不好意思!我迟到了!」妹妹似乎是匆忙赶来,只见她喘得上气不接下气。入座后稍事休息,她看到姊姊面前的蛋糕,这幺说道:「姊姊,这里的蛋糕看起来好好吃,我也要点一个!」接着精神饱满地也点了个蛋糕。

看到她如此充满活力的模样,反而让我更加感受到两姊妹之间的对比。

等到所有餐点都上桌后,我依照原本的委託内容,3 个人快乐地闲话家常。聊天的话题,不外乎喜欢的音乐、电影和电视节目,感觉上好像都离不开兴趣。然而,在谈话的过程中,姊姊给我的不协调感,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。原因在于,不管我们聊什幺话题,姊姊的反应都像是与她的日常生活毫无相关。过去,开口询问委託原因是我的禁忌,但这一次我下定决心,试着问他们为什幺要租借我这个大叔。

经过短暂的沈默,姊姊本人一言不发,倒是妹妹开始吞吞吐吐地说道:「姊姊现在 31 岁,但是在 3 年前发现罹患了癌症。」28 岁正值花样年华,却在自己体内发现肿瘤。这个时候,即使我尝试想像姊姊的心情,但脑海中却一点头绪也没有。正当我无言以对之时,妹妹彷彿轻声向我倾诉一般,又接着继续说下去:「到目前为止,癌细胞已经转移 3 次,每一次转移,姊姊就必须接受化疗,展开与病魔对抗的生活。」(推荐阅读:面对癌症的勇气!专访民歌手邰肇玫:「我不是天生乐观」)

姊姊的消瘦身形,似乎刻画了她与病魔拚搏的历史,让我得以理解其中的艰苦。我望向姊姊,只见她闭上双眼,看起来似乎陷入沉思。

「过去一年,都没有检测到癌细胞的转移,身体也顺利恢复,但⋯⋯没想到上个月的检查,发现转移到肺部了。」直到现在,我终于明白,最初姊姊不自然地咳嗽,原来是因为肺部肿瘤的关係。「医师判断,这次已经是末期,叫我们做好心理準备。」一直到刚才都还表现得开朗活泼的妹妹,似乎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,脸上布满豆大的泪珠。

「为什幺是姊姊遇到这种事⋯⋯」在她身旁,姊姊什幺都没说,只是持续地保持微笑。

【百工选书】日本出租大叔日记:活着的人生,都是借来的

姊妹租借大叔的原因

等到妹妹心情稍微冷静之后,话题又回到租借的原因。「有一次,我和姊姊一起看预录的节目,那一集的来宾就是西本先生,我们 2 个人都觉得『这个人正享受着人生』。」照这幺看来,似乎就是集合「特立独行的人们」的那个深夜节目。

「后来姊姊身体状况愈来愈差,我想到她曾经说过,既然剩下的日子不多,希望可以跟快乐活着的人见面,就决定找上出租大叔。」

快乐活着的人——。

在那个电视节目中,我好像给他人这样的印象。我开创「出租大叔」这项服务的目的,就是一心想帮助他人,为遇上困难的人们打气。在电视节目中,我看似愉快的发言,可能让眼前这对姊妹打起精神。(推荐阅读:日本出租大叔日记:每週我最期待的见面,与 89 岁婆婆的散步)

但是,这一次的委託,我有没有实际帮助到她们呢?我从姊姊的身上,接收到「死亡」的讯息,但是却不敢正面直视这份感受,只是一直和她们聊些不着边际的话题,姊姊一边咳嗽,一边吃着刚才点的蛋糕。

「真好吃。」她这幺说道,小小的口中塞满了蛋糕,令她双颊鼓起。同时,一名女性推着婴儿车,在邻桌坐了下来。「其实我还想多谈几场恋爱,也想结婚、生小孩。」姊姊用闲聊的口气这幺说着。

但是,从她苍白的双唇中,吐出的字字句句,听起来都令人感到寂寥又虚无。

到了出租时间结束时,姊妹对我说:「今天,我们非常快乐。」随即带着微笑离去。我目送她们的背影,为了自己的无能为力,心如刀割。

曾经把自己拥有的一切,视为「理所当然」,这一天,我和姊妹聊天时,从头到尾只能回答:「嗯,说得没错。」完全无法说出什幺可以鼓舞她们的话。因为我光是强忍着不让泪水夺眶而出,就已经费尽全力了。(推荐阅读:活着的人也在经历一种死亡:听林书宇X石头谈《百日告别》)

而且在出租时间结束后,我一个人走向车站的途中,我的泪水如溃堤般流下,完全超乎我的想像,于是我走进小巷里,忍着不发出声音,痛哭一场。
除了哭泣之外,我无计可施。

【百工选书】日本出租大叔日记:活着的人生,都是借来的

这一天,我到底为那对姊妹做了什幺?直到现在,我心里还是没有找到答案。即使回到家里,两姊妹悲凄的笑脸,依旧在我脑海中萦绕,挥之不去。

从我开创「出租大叔」至今,到底对这个世界有任何帮助吗?「把自己出租给素昧平生的人,在有限的时间内帮助对方。」即使我一开始就知道,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但是在不知不觉中,或许我把偶然顺利达成任务的出租,视为「理所当然」。

而且我开始觉得,这样的想法并不侷限于「出租大叔」这份工作。在其他工作上,担任造型师和讲师,我也认为是理所当然。拥有为数不多的朋友,并且维持长久的友情,我也认为是理所当然。另外,家里的人一直容许我保持自由奔放的个性,而且支持我去做「出租大叔」,我也认为是理所当然。(推荐阅读:后悔莫及的我,原来「珍惜」有期限)

在此刻我才察觉到,曾几何时,自己竟然将这些珍贵的事物,全都视为「理所当然」。

与这对姊妹见面后,我才真正了解到,日常生活中的「理所当然」,竟是如此难能可贵。不管是本业的工作,或是私人的交际关係,以及我拥有的家庭——过去视为理所当然的一切,其实都必须费尽苦心去经营,而且单凭我一个人的力量,绝对无法获得这些成果。

追根究柢,我为自己冠上「出租大叔」这个头衔,会不会只是自我满足的行为呢?

我和那个姊姊不一样,未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,然而我是否有珍惜时光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呢?

我试着如此扪心自问,而这 2 个问题,正深深刺入我内心最深处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