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W生活谷 A心生活 X地生活 N生活帮
主页 > W生活谷 >我的风水师父亲受洗了 >

我的风水师父亲受洗了

我的家庭要成为基督徒是很不容易的。父亲出门要看日子、算方位,任何祭典都是非常道地,稍稍违反就会被严厉责备。记得弟弟在念高中的时候,因为成了基督徒,就被全家骂的臭头,最后离开了教会。

母亲精神失常

接着,母亲因为精神病造成全家人很大的压力,全家人见面只有抱怨,没有第二种语言。儘管我们想逃离这样的氛围,但传统孝悌的高帽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。我是女生,可以藉婚姻脱逃,但弟弟是独子,只有扛下的份。

爸爸在这样本身病痛缠身、妻子精神失常,而孩子无力协助的状况下,脾气又孤僻、又暴躁。他唯一的依靠,就是传统信仰与他的祖先。

圣经上说:「人在自己以为可行的事上能不自责,就有福了」(罗马书十四章)。我儘管经由出嫁离开原生家庭,但良知上很受责备,还是常想办法回头协助父母与弟弟。结果,非但没帮上忙,连自己的婚姻、博士学业都赔上。

在这样心力交瘁、万念俱灰的情况下,上帝拣选了我,安慰我的苦情。在进入教会获得内心平静后,才冷静的反省、分析如何帮助我的父母。

祈求神的怜悯

不过我费尽心神与金钱,几经实验失败后,赫然发现自己的角色与最根本的根基问题没解决,最后,我终于祈求神的怜悯与帮助!

时值1999年的复活节,刚信主的先生与我同心邀请我父母到教会,原本高兴坐上车的父亲,一听到要去教会,马上表明要跳车,我既震惊、又伤心。

我知道只好耐住性子好言相劝,以教会好多人在作彩蛋,需要人手,才说动母亲和父亲一起留下来帮忙。当然,他们还是不免对教会的人抱怨我一番。

后来,我的生活因为先生蒙呼召去念神学院,我徘徊在继续念博士班与否,及养育孩子的重担上,没能力照顾父母,也就没什幺好夸口要他们信主的理由。

不过,那三年的时光,父母反而不再像以前那样抱怨、责备及依赖我,反而还会适时在经济上帮助我。但我因为与父母的关係获得改善,并没有更加努力向他们传福。

神未终止救恩

儘管我软弱退缩,神对我家的救恩计画并没有停止。神学院三年毕业后,先生被差遣到中部当传道,我因博士论文未完成而必须每週北上。

没想到此时发现母亲的精神病恶化而产生妄想,经常控诉家人要害她、离弃她。母亲唯一信任的是我,等到我十个月后在上帝的奇蹟保守下毕了业,她马上跟我到台中同住。

在这种情形下父母亲再度走进教会、住在教会,也开始学习认识上帝。这段时间母亲决志信主,精神状况恢复的很好,配合药物及透过读经、祷告与聚会,妄想的症状改善很多。

可惜,我因牧会压力大,又把父母送回台北。父亲后来又恢复孤僻的个性,任何事都不向外求救,包括我这个女儿。不到一年,母亲自杀身亡。

靠主获得刚强

母亲身亡,孤僻、固执的父亲一时六神无主。记得我赶到家时,发起脾气会让人「剉」的父亲竟是漠然的坐在殡仪馆,好让人心疼。

当天,我与弟弟、弟妹一同向上帝悔改认罪,当下我并决定,绝对不能再软弱退缩,我要相信所倚靠的是主。

我不再只知顺着父亲的意,硬是带着他们到教会。父亲没说话,任凭我带领。

虽然有这样顺利的开头,但是,父亲还是依照他旧有的信仰办理丧事。传统的丧事仪式,不但没有安慰我的家人,还让他们感到恐惧。所幸耶稣基督为他们带来内心的平安,很快的就化解内心的恐惧。

倒是我的父亲,他的恐惧更甚于弟妹。他一方面恐惧母亲的灵,二方面不断在找母亲身亡的原因是得罪哪一位神,再加上繁琐的丧事礼仪耗尽他的心神,导致他常发脾气、怪罪家人。

加入团契聚会

那段时间,我又牧会又教书,时间有限,还会畏惧父亲的权威,所以只得请母会的姊妹及永光教会的同工,在这段时间持续关怀他们。

母亲多年精神病,早就没有与亲友联繫。出席丧礼的永光教会松年诗班成员人数,还远多于我家的亲友团。

事后父亲问我花了多少钱请教会的人来?我说:「我没花半毛钱,倒是耶稣花上无限的代价。」

丧礼结束,体贴的弟妹担心父亲一时生活失去重心,帮父亲报名老人大学。后来觉得永光教会的松年团契比较好,就开始参加聚会。

不过,他一边参加聚会,一边拜拜,而且越拜越兇,家里还改风水。弟弟总教我不要挑战他的信仰,说他都进了教会,要慢慢来。但我每想到母亲过世的遗憾,我就求神给我智慧,让我突破父亲的信仰盲点。

内心充满恐惧

我越是勇敢挑战父亲,就越明白他的恐惧。风水师傅出身的他,见过很多怪力乱神的事实,所以不敢离弃过去的信仰,怕会害到自己的儿子。

而且,父亲从小失去他的父亲,祭拜祖先是他唯一可以表达思念父亲的机会,再加上母亲生前因妄想症一度控诉他不忠,他觉得要证明给母亲的灵看,以示自己的清白。越贴近父亲的心,让我越加坚持要带领他们信主获得自由。

有时候,我被父亲的情感说服,觉得不该再强迫他改变信仰;有时候他在真理上说不过去时,又会大骂上帝没听他的祷告,没让他身体变健康,使我也有点想放弃。甚至,他还会去听、去看一些别的信仰节目,用宗教家的话反驳我。

不过,奇妙的是,纵使我说不过他、纵使我灰心想放弃,隔天,又会发现父亲如常去参加聚会。

终于点头受洗

有一天,我惊觉父亲的改变,他竟没骂过一句髒话。这半年来,他在信仰上与我辩论的能力远超过一个没读书的风水师傅的水準。他不止照顾弟弟一家,还关心他的兄弟,一点也不像个孤僻的人。

没多久,教会的长老就打电话给我,说我父亲有在考虑受洗。我赶紧到父亲跟前,对他说:「老爸,我发现我这个博士都辩不过你,你实在很厉害。既然你信仰这幺好,何时受洗?」这次,他说,「快了!」

然后,我就发现他开始关心很多亲人,还劝自己的弟弟受洗;邀集亲人修祖坟,并偷偷的掷茭杯,问母亲的灵及他的父亲等祖先的灵,他是否可以信主进教会?

三代同日重生

今年端午节,他有计画的完成这些程序后,他告诉我:为了他的儿子与孙子,他要信主了!

这次父亲受洗,原本早就规划要受洗的弟妹,总算可以不逆长辈的意思也受洗。连同弟弟与弟弟的小孩一家三代都在同一天受洗,我真要讚叹上帝的权能,更要感谢神的僕人与百姓的用心!

感谢主对我一家人的怜悯!「一粒麦子落了地,就结出许多粒来」从我母亲自杀以来,我总算得了安慰,也明白苦难的意义!!相信我的父亲,我的家人也是!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